007之雷霆万钧

西藏千途旅游

生態慈善理念助學廣告畫報評論文苑

搜索

大型保護區:拯救還是瓜分海洋?

生態保護|2019-5-13 08:59

來源:中外對話|553人參與|0評論

字體: 繁體 打印

  弗雷德·皮爾斯發問,海洋保護區背后的驅動力究竟是地緣政治,還是保護意愿?

大型保護區:拯救還是瓜分海洋?

  目前,全球7.59%的海洋面積已劃為海洋保護區。圖示來源:UNEP-WCMC / IUCN

  我們該如何保護海洋?它們占地球表面的三分之二,但卻沒有一處能逃過漁船和礦產勘探者的騷擾,也逃不過全球變暖和海洋酸化的潛在影響。

  過去十年中,一直有人力推建立巨大的新海洋保護區。如今其總面積已經達到970萬平方英里(2512萬平方公里),比北美大陸還要大。聯合國環境署《生物多樣性公約》執行秘書克里斯蒂亞娜·帕斯卡·帕爾默說,世界正在逐步達成2020年將10%海洋面積納入保護的目標。

  但問題也隨之而來。保護面積的增加主要是因為建立了比很多國家還大的巨型海洋保護區,而且常常是在生物多樣性威脅較低的偏遠區域。因此,批評家們詰問道,建立這些又大又偏的海洋保護區是不是為了轉移注意力,掩蓋靠近本土的退化沿海生態系統的保護難題?又或者是不是一種出于地緣政治的考量,出于政治目的,采取秘密行動搶占海洋控制權?這是不是可以解釋為何被劃為海洋保護區的海域有半數都掌握在美國和英法這兩個前歐洲殖民強國手中?

  在多數海洋科學家看來,建立大面積的海洋保護區是海洋保護的一大福音。英國約克大學海洋科學家貝珊·奧里瑞說,這些海洋保護區成本效益很高,它們將不同的海洋生態系統聯在一起,將鯨魚和金槍魚等洄游物種的活動范圍更多地納入了保護,并且“以較小海洋保護區無法做到的方式保護了聯系各棲息地的走廊”。

  但是,除了生態意義,這些新的大型海洋保護區的地理分布也反映出背后的政治意圖。最大的美國海洋保護區都在阿拉斯加沿岸和夏威夷群島周邊國際公認的200海里(370公里)專屬經濟區(EEZ)之內。法國和英國則忙于主張其對一些小島周圍巨大的專屬經濟區的控制權,而這些小島都是他們在歐洲殖民時期占據的。

  英國國內水域的完全保護區域只有2.9平方英里(7.5平方公里),但卻承諾要在2020年之前對其偏遠的領海周邊150萬平方英里(388萬平方公里)的海域實施“強化的海洋保護”。這個面積相當于英國本土面積的16倍多,圈定的海域包括迄今宣布的12個最大的海洋保護區中的3個,即:印度洋中的查戈斯群島、太平洋中的皮特凱恩群島和南大洋中的南喬治亞島,然后還將在南大西洋中的阿松森島、圣赫勒拿島和特里斯坦-達庫尼亞群島建立保護區。

  法國緊隨其后,承諾將在2020年之前建立85萬平方英里(220萬平方公里)的海洋保護區,包括新喀里多尼亞和法屬波利尼西亞以及印度洋中的留尼汪島和馬約特島周邊的海域。

  這些巨大的海洋保護區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現象,其中大多數是在2010年《生物多樣性公約》提出“10%的保護目標”后建立的。在此之前,大多數保護區都很小,目前全世界1.5萬個海洋保護區中有一半左右仍然只有幾平方公里。

大型保護區:拯救還是瓜分海洋?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漁業局的科學家在卡納維拉爾角,試圖接近了一只年輕的北大西洋露脊鯨。圖片來源:NOAA

  但海洋保護區“變大”的趨勢日益增強。海洋生態學家們認為,盡管小型的自然安全空間可以保護珊瑚礁、海草等特定的棲息地,但它們對更廣泛的海洋生態系統和洄游魚類種群的影響注定很小。部分出于這一原因,部分由于設計不良和執法不力,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大學最近的研究發現“研究范圍內的大多數海洋保護區……的生態表現與漁場并無二致”。

  一些科學家也指出沿岸海洋保護區往往讓當地漁民損失慘重。由于捕魚活動被列為非法,他們的生計中斷,而大型商業漁船則只是走得更遠,去破壞別的地方。有人呼吁制定行為準則來保護這些漁業社區。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海洋地理學家內森·貝內特兩年前在接受《耶魯環境360》采訪時說,保護沿海社區的利益是“海洋保護成敗的分水嶺”。

  那么大型海洋保護區有用嗎?大多數保護區位于偏僻、近乎原始的海域,有大量的海洋生物可以保護。例如,美國夏威夷群島的帕帕哈瑙莫夸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比兩個得克薩斯州還大,棲息著7000個物種,其中四分之一是當地特有種。英國在印度洋的查戈斯群島周圍建立的海洋保護區有25萬平方英里(65萬平方公里), 據該保護區的前任首席科學顧問、華威大學的查爾斯·謝潑德說,這里是“世界最大的未受到破壞的連片珊瑚礁區域”。這個保護區包括了世界最大的環礁——查戈斯大環礁,擁有310種珊瑚、821種魚類(包括50種鯊魚)和355種貝類。這個海洋保護區建立了世界最大的“禁捕”區,禁止所有商業捕撈。

  但一些人說海洋保護的這些進展是夸大其詞。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海洋生態學家恩里克·薩拉最近稱,世界海洋10%的保護目標已接近完成的說法“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會適得其反”。盡管7%的海洋已經在某種意義上被劃為保護區,但實際得到保護的只有5%,禁止商業捕撈的只有2%。

  薩拉指出,在承諾尚未落實的海洋保護區中,最大的兩個分別是新西蘭的克馬德克海洋保護區和法國新喀里多尼亞的珊瑚海自然公園。此外,2009年行將離任的小布什政府在其位于西太平洋的關島附近建立了馬里亞納海溝國家海洋保護區,但迫于來自北馬里亞納群島漁民的壓力,允許他們繼續在該區域活動。

  不過奧里瑞說,大部分劃定的大型海洋保護區的管理計劃已經到位或者正在準備中,而且無人機、雷達和衛星技術的發展使得執法活動要比過去更加容易。

大型保護區:拯救還是瓜分海洋?

  一名潛水員在法國新喀里多尼亞的珊瑚海自然公園游泳,該公園是屬于南太平洋的海洋保護區。圖片來源:Simon Ager

  批評家們的第二個關切是大面積的海洋保護區對于保護海洋物種和生態系統免受切實威脅來說可能是“遠水不解近渴”。

  大多數大型海洋保護區都在偏遠海域。根據奧里瑞最近參與撰寫的一項研究報告,美國本土周邊近海實施有力或完全保護的海洋面積不到1%,而偏遠水域的這一比率則高達43%。

  “珊瑚礁的希望”是加州科學院發起的一項倡議,其工作人員路易斯·羅查說,偏遠的大型海洋保護區“總是將唯一能從空間保護中受益的區域,即那些靠近海岸的地方排除在外。它們保護的都是沒有人使用的地區,這毫無意義”。實際上,他認為這比啥都不做還要糟糕,因為這讓各國都能達到聯合國的保護目標,減少了這些國家需要為真正有需求的地區提供保護的壓力。

  羅查反駁說,就連這些海洋保護區的“大”也沒有什么實際好處。“媒體和公眾喜歡聽到建立了‘有比利時那么大’的保護區,但對于金槍魚之類的物種來說,比利時只不過就像你家的后院那么大。”

  但奧里瑞和其他大型海洋保護區的擁護者辯稱,大型保護區能為洄游物種提供比小型保護區更多的保護。奧里瑞還說,即便它們無法應對迫切的眼前威脅,也能“主動為海洋原始區域提供防護以防未來開發”,就和保護陸地曠野一樣。

  一些批評家指出,很多大型海洋保護區的地緣政治意義和保護意義一樣深厚。前者尤其適用于英法這兩個前殖民國家的海洋保護區。它們圈定的保護區常常位于那些無人定居、孤懸大洋的小島周圍,這些小島曾經是海軍艦艇的燃料補給點,在21世紀則成了一些人所說的“海洋掠奪”的基地。英國宣布在與阿根廷有主權爭議的南喬治亞島建立一個海洋保護區,而其此前在印度洋腹地的查戈斯群島建立的海洋保護區同樣充滿爭議。

  殖民時代,英國通過查戈斯群島附近的毛里求斯對查戈斯群島實施管轄。但是,1965年,也就是毛里求斯獲得獨立前的三年,英國人將查戈斯群島從毛里求斯分離出去,并與美國簽署了一項協議,允許后者在60個島中最大的迪戈加西亞島上建立大型美軍基地。作為協議的一部分,英國人強行將1500名查戈斯人遷離家園。這些被放逐到毛里求斯和英國的居民一直在奔走,要求返回故鄉并重操捕魚等舊業。

  這個訴求在2010年之后變得更加困難。這一年英國人在群島周圍建立了一個巨大的“禁捕”海洋保護區,只是將迪戈加西亞島排除在外。維基解密公開披露的一條來自美國使館的消息說,英國官員曾稱“建立一個海洋公園實際上將終結重新定居的要求”。英國政府多次否認存在類似動機。

  上個月,事情發展到了最緊要的關頭。經歷了數十年的法律爭議后,聯合國的最高法律機構——海牙國際法院裁定英國對查戈斯群島的控制是“不合法行為”。法院判決說,應將包括海洋保護區在內的該群島“盡快”返還給毛里求斯。

  目前還遠不清楚英國是否會接受這一判決。毛里求斯駐英使館也沒有回應公布其對海洋保護區計劃的要求。但過去該國曾說過,盡管保有一個海洋保護區對它來說不是問題,但毛里求斯的訴求是讓查戈斯人回歸故園,并有權開發海洋資源,而這與“禁捕區”并不相容 。

  無論這些爭議性海域的未來如何,保護海洋的更大效益依然存在。科學家們認為世界應該把保護目標從海洋面積的10%增加到30%。這需要國際社會通力合作來保護國家專屬經濟區之外三分之二的海洋。

大型保護區:拯救還是瓜分海洋?

  研究人員在Papahānaumokuākea海域進行珊瑚礁評估和監測。圖片來源:Scott Godwin/NOAA

  目前海洋保護區只覆蓋了0.5%的“公海”,而且都位于區域或國際條約覆蓋下的海域。其中最大的是南極沿岸的羅斯海海洋保護區,面積幾乎有阿拉斯加那么大,盡管因南極條約允許在這里捕撈磷蝦而讓人憂慮重重,這片海域仍是全世界最富生機的海洋生態系統之一。此外,還有查爾利-吉布斯海洋保護區。這一生物多樣性熱點保護區位于中北大西洋的極地和熱帶洋流交匯處,處于《東北太平洋環境公約》的管理之下。

  但如果聯合國能如期在2020年簽訂新的《公海公約》,將有更多的海洋保護區建立。按照日程,關于這個公約的談判于3月在紐約繼續進行。幾乎可以肯定其條款中將包括在國際海域建立海洋保護區的內容。可能新加入的保護區之一是北大西洋英屬百慕大附近的馬尾藻海,這里是一片水流緩慢的區域,長滿了漂浮的海藻,美洲和歐洲鰻鱺都在其中繁衍。

  接下來問題就變成誰來為公海的海洋保護區提供資金并進行管理。這背后的推動力是私人慈善家們支持下的美國和其他保護團體,而這個團體近年來同樣推動大型國家海洋保護區像井噴一樣到處成立。

  “保護國際”為法國在新喀里多尼亞周圍設立海洋保護區出謀劃策。設在瑞士的貝爾塔雷利基金會幫助建立了法屬波利尼西亞和智利東島周圍的海洋保護區。在塞舌爾,大自然保護協會從包括演員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在內的美國慈善家那里籌款,購買該國國債以建立兩個大型海洋保護區。由美國一位對沖基金經理建立的路易斯·培根基金會則出資對英國阿森松島周圍的海洋保護區進行執法。

  其中規模最大的是皮尤慈善信托基金會,它宣稱已經“幫助保護了520萬平方公里的海洋,相當于10個中美洲”。皮尤基金會最早提出并參與資助的是位于查戈斯群島和皮特凱恩群島的兩個英國海洋保護區。另外,它還推動了美國馬里亞納海溝國家海洋保護區等動議的實施。最近,它還與貝爾塔雷利基金會聯合發起一項倡議,任命美國前國務卿約翰·克里和英國前首相戴維·卡梅隆為“海洋大使”。

  皮尤基金會高級經理伊麗莎白·卡蘭在一次電子郵件采訪中說,她的組織正在幫助“確定公海中重要的生物多樣性區域,并與各國政府合作制訂計劃”。這些非國家海洋保護區的監管將由條約簽署國負責對其產業進行管理。

  一些人將這些慈善組織視為地球的救世主,另一些人則將它們看作是將最后的全球共同財富之一逐漸私有化的代理人。無論是哪一種,都是個巨大問題。

  本文原載于《耶魯環境360》

  翻譯:奇芳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北風的微信
支付寶掃一掃
  • 行者物語 責任編輯:語燃
  •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公益資訊
    公益畫報
    公益視角
    環球地理
    公益廣告

    動物保護群

    動物保護Q群:131626977
    動物保護,志愿者請加入

    動物保護(行者物語)

    行者物語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北風的微信
    總編微信
    行者物語投稿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在線投稿
    © 2011-2017 行者物語網(xzw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07之雷霆万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