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之雷霆万钧

西藏千途旅游

國內國際線路視界山巖旅游業界

搜索

殺人山峰上,生死營救進行時

國際新聞|2019-3-8 09:23

來源:澎湃新聞|1083人參與|0評論

字體: 繁體 打印

  就像喬戈里峰(K2)一樣,世界第九高峰、海拔8215米的南迦帕爾巴特峰以“殺手峰”而知名,許多登山者殞命于它莫測的雪坡之上。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它便吞噬了一位登山者Tomek Mackiewicz的生命

  但這無法阻擋前赴后繼的冒險家們。如今的南迦帕爾巴特峰迎來了冬季登山者們,不幸的是,其中的兩位,英國登山家Tom Ballard和他的隊友意大利登山家Daniele Nardi已經失蹤了一個多星期。2月24日,在Tom Ballard給妻子打過一個電話后,人們再沒有聽到過他們的消息。

殺人山峰上,生死營救進行時

剛剛出發的登山隊有一行四人,右邊兩位為此次出事的Tom Ballard和Daniele Nardi

  Tom Ballard是知名英國登山家Alison Hargreaves的兒子,母親在懷著他六個月時,便獨立攀登了艾格峰北壁。她也是第一位無輔助、無吸氧登頂珠穆朗瑪峰的女登山家。1995年,她在登頂珠穆朗瑪峰的同一年,于攀登喬戈里峰/K2時死亡。Tom在阿爾卑斯山區表現出色,但是此前卻從未涉足八千米級別山峰。

  而Daniele Nardi對南迦帕爾巴特峰則更為熟悉。2013年,他和Elisabeth Revol在攀登南迦帕爾巴特峰時達到了6400米的高度(Elisabeth Revol便是在2018年的救援行動中幸存的那位登山者)。2015年,他又獨自登上過6200米。

  兩人于2018年12月底抵達了南迦帕爾巴特峰的大本營。在Tom Ballard發表于1月30日的一篇登山記錄中,他回顧了剛到大本營時的糖粒雪,還“抱怨”說,這些雪太干,沒法堆雪人或是打雪仗。“夜間溫度有零下15攝氏度,還不算壞。”他寫道。

殺人山峰上,生死營救進行時

南迦帕爾巴特的雪坡 Tom Ballard

  在他們向一號營地進發的途中,Daniele敏銳地發現,和2015年他登山時相比,“沿途的冰川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在Tom Ballard的筆下,他們最初的攀登看上去還算樂觀,但這座“殺人峰”上惡劣的天氣已經帶來了許多困擾,比如,到達海拔5700米的三號營地后,Daniele的帳篷在夜間差點被暴雪埋沒,拼命呼救后才脫離險境。

  “風實在太大,”Tom寫道,“如果要脫下手套干點什么,那手套內部在幾分鐘內就會被吹進去的雪片弄得濕透。”他們沖擊四號營地的努力也在狂風中失敗了,Daniele還發現,他2013年休息過的地方也不見了。雪脊消失,隊員們在風中根本站立不住。大家下撤到了大本營。

殺人山峰上,生死營救進行時

被埋在雪中的Daniele的帳篷圖 Tom Ballard

  在這艱苦卓絕的環境中,T.E. 勞倫斯的書是Tom的精神伴侶,雖然他的手指常常凍得連書頁都無法翻動。某一晚,Tom注意到帳篷里的溫度是零下22攝氏度。生起兩個火爐后,溫度上升到“令人愉悅的”零下8攝氏度。

  在一次又一次向高處的沖擊中,登山隊丟失了許多裝備。這也使他們的希望越來越渺茫,Tom本人的記錄到2月2日便戛然而止。不過直到2月24日,他們始終通過無線通信和衛星電話和大本營保持著聯系。2月25日,大本營曾表示和兩人中斷了聯系,但還樂觀地認為兩人只是信號不佳。當時,他們已經在海拔6300米處設立了四號營地,正準備向馬默里坡(Mummery Spur)發起沖擊。

殺人山峰上,生死營救進行時

登山途中的Tom Ballard

  直到今天,兩人仍杳無音訊。2月27日,大本營開始尋求外界支援,然而巴基斯坦和印度在當地的緊張局勢導致巴基斯坦方面關閉了空域,大本營聯系到的直升機無法升空。在意大利政府的外交努力下,巴基斯坦才為搜救直升機頒發了特別許可。然而,直升機并未找到兩人的蹤跡。航拍顯示,2月28日,馬默里坡發生過一次雪崩。在兩人營地附近,直升機也觀察到了雪崩的痕跡。

  之前正在攀登K2的登山隊為了救援兩人也放棄了原本的登山計劃。3月3日,巴基斯坦空軍派出直升機,從K2大本營接上了登山者Alex Txikon和他的隊友們共4人。他們被送到了1號營地,并開始和其他搜救人員一起,步行尋找兩人。

  曾加入Tom Ballard和Daniele Nard登山隊的巴基斯坦隊員Ullah Bahig于一月底放棄了登山行動并離開隊伍,他當時認為,雪崩的危險太大,峰頂條件極其惡劣。這一次,他也加入了搜救的行列。兩架巴基斯坦軍方的直升機將他從位于山村的家中帶回了營地。3月4日,意大利駐巴基斯坦大使Stefano Pontecorvo在推特上表示,目前的救援計劃是在三號營地周圍搜救,并使用無人機。

殺人山峰上,生死營救進行時

最新的Alex Txikon等人的搜救圖

  1854年,南迦帕爾巴特被德國人發現,人類對它的攀登史也就此開始。然而,直到1939年,雖然德國人向它發起了許多次挑戰,但無一成功,反而有31人命喪于此,它的“殺人峰”的名聲也由此而來。而更為兇險的南迦帕爾巴特冬季攀登,從1988年就開始了,但卻足足經歷了29年才完成,共計31支隊伍嘗試過。

殺人山峰上,生死營救進行時

“殺手峰”在你的左邊

  2017年6月24日,來自西班牙的攀登者Alberto Zerain與阿根廷登山者Mariano Galvan與大本營失去聯系后再也沒有被找到,確信已經罹難。而此時此刻,對Daniele Nardi 和Tom Ballard的搜索還在繼續,人們在期待著發生奇跡,不過,很多人也意識到,時間正在一分一秒地過去,意大利登山家Simone Moro 對媒體說,“我想,我們現在正在找的,已經是尸體了。”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北風的微信
支付寶掃一掃
  • 行者物語 責任編輯:語燃
  • 上一篇:『荒園』
    下一篇:旅行中的女性力量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熱點新聞
    人文地理
    經典線路
    環球地理
    戶外課堂

    行者物語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北風的微信
    總編微信
    行者物語投稿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在線投稿
    © 2011-2017 行者物語網(xzw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07之雷霆万钧